当前位置 主页 > 从严治党 >

她们的脸颊上扑闪的是青春活力

  

经一整天的调解,由于双方意向差距颇大,仍无功而返,从原告家中出来时已伸手不见五指。

2012年7月15日,女子法庭接到该县唐加乡东布岗村一起同居关系财产纠纷案:索朗次仁以女方年长且无法生育为由抛弃央金,央金诉至法院请求合理分割共同生活期间产生的财产和债务。

2012年1月18日上午,墨竹工卡县人民法院干部职工还没有上班,法院门口早已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群人。

那一天,被告与原告再次发生口角,也离家下山。承办法官抓住下山的机会,一路上耐心地给被告做思想工作,最终在距山脚不到50米的地方,成功劝服被告同意调解方案。

另一边,女法官把严肃面向了拖欠民工工资的公司代表人,告知其目前全社会对民工工资的重视程度和相关法律保护措施。讲道理、释法律,女法官们义正词严,毫不客气。

女子流动法庭的法官顾不上吃饭就将他们迎进了法院的立案庭,这些人在立案庭里情绪激动。原来他们都是在墨竹工卡县打工却没有领到工资的农民工。

围绕争议焦点在双方当事人自愿解除同居关系的前提下,以保护受害妇女的利益为出发点,女子法庭邀请了该村的人民调解员参与调解。经过5个小时的耐心调解,双方自愿达成调解协议:家中共同财产藏床、藏桌、柜子归央金所有,索朗次仁归还央金个人财产4800元,另外家中摩托车归索朗次仁。

但公司方却一直与女法官“打太极”,周旋到下午5点才开口说支付农民工工资,但又称现在银行已下班,没法取钱来现场支付。

这支雪域高原上唯一一个全部由女法官组成的“流动法庭”,她们所办案之处总能流动着一种鲜活、灵动和柔性的色彩,让人惬意和信服。

到晚上12点半,法官终于成功解决了45名民工的工资问题,当庭发放工资45万元。

在女子法庭的努力下,多少矛盾得以化解,多少水火不容的仇人握手言和,多少濒临破裂的家庭重归于好。

这是一支雪域高原上唯一一个全部由女法官组成的“流动法庭”,她们用女性的“柔”,来冲淡纠纷中的“刚”,她们用爱心、耐心、细心、公心化解矛盾,调解纠纷,她们是高原上的“铁娘子们”。

女法官赶紧安抚大家的情绪,为他们打开暖气、泡上热茶,慢慢让民工的情绪平缓下来。

2012年年初,女子流动法庭受理一起抚养纠纷,原告和被告均为牧民,居住在距山脚300米的山坡上。车只能停在山脚下,再徒步上山。

为了避免被告反悔,也为了让原告早日拿到抚养费,两名年轻的女法官决定再次返回原告家中。

这个女子法庭辖区的5个乡镇是墨竹工卡县面积最大、海拔最高、地处最偏远、交通最不便利的乡镇。一年四季、乡间街道、田间村头都有女子法庭的身影,牧民见到她们都会竖起大拇指说,她们一点儿也没有城里人的傲气、机关人的霸气、女孩子的娇气!全身都是浑然正气,真是“呀咕嘟”!

针对妇女儿童权益保障问题,女子流动法庭建立了协调联动小组,把努力构筑社会化的维权机制、不断推进性别平等意识,纳入决策主流。同时,充分发挥妇联干部担任人民陪审员的作用,通过设立“青少年维权岗”,建立预防未成年犯罪、妇女权益保障联系点,为妇女儿童提供心理辅导和法律咨询,建立维权“零门槛”绿色通道,加大对妇女儿童法律援助的工作力度。

每周三是墨竹工卡县女子流动法庭到乡镇巡回审判点接待的日子。这一天她们必定早早地出门,踏着月光归来的已是她们疲惫的脚步。

女法官细心地发现该公司在县安居办账上还有余款,就提议以此来现场兑现民工工资。事情发展至此,公司方再也找不到推诿的借口。

如果说女子法庭是一支刚正不阿的“娘子军”,那这支“娘子军”也有“偏心”的时候,有柔软的瞬间。

突然,其中一名女法官喊了起来:“好痛啊。”这时她才发现自己腿上被荆棘扎得伤痕累累,鲜血沁透了裤子。

不到五分钟,双方的书面调解协议就签订好了,纠纷也圆满解决了。

高原的夜晚气温骤降,山路上布满荆棘,女法官强忍饥饿,摸黑上山。

这支由7个人组成的女子流动法庭,平均年龄还不到30岁,她们的脸颊上扑闪的是青春活力,是高原阳光赐予的“高原红”,鲜艳且璀璨。

2010年,拉萨市妇联授予女子法庭“巾帼建功”先进协调组织奖;2012年2月9日,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女子法庭“全国法院先进集体”……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